Jacob L. Blair, CEO of DTCO, Brady Liu, CTO of DTCO

Abstract

Flaws in the current system for personal credit cards generate a massive social cost, such as expensive handling fees and high interest rates. The revolving interest of credit cards is a cause for poverty among the working and middle…

我想要談一個古老而創新的概念,它叫做「造市」。

貨幣因為流動而產生價值,如果沒有流動性代表買賣會有困難,找不到交易對手。所謂交易對手就是買賣雙方。舉例來說農夫種植鳳梨,批發商跟農夫購買,農夫獲得了金錢,但批發商本身並不是消費者,而是提供了一買一賣之間的轉售,這個就是批發商提供了鳳梨資產的流動性,批發商轉手受益,農夫也受益,消費者也可隨時想吃就買。商業邏輯上我們稱批發商為通路,但如果把鳳梨當作是金融資產,中間商某種程度上隨時可提供買賣,穩定市場價格,便利交易雙方,也可說是造市。

造市更為適切的說明是股票市場。某些股票人們想買,當下不一定買得到,因為缺乏賣方出價,反之亦然。這時候為了健全股票市場流動機制的「造市商」出現了,由於造市商保持一定的股票庫存與相對資金,它可對交易雙方報價,因此任何時候有人想買都可以買得到,有人想賣只要造市商回購就可以達成交易,並不一定要等到真正的買賣雙方同時出現合意價格而決定。造市商這時候就是提供了股票市場的流動性,他們可以賺取買賣中間的價差而獲利。

提供流動性支持,稱為造市商(Market Maker),這是一個特許的行業,在證券市場裡面,只有特定的持牌券商,才能作為造市商。

在密碼貨幣的世界,同樣也是需要流動性支持,讓交易買賣可以活絡起來,買方隨時想買都可以買進,賣方隨時都可以賣出。拜去中心化金融之賜,密碼貨幣並不需要任何許可,人人都能自由參加造市,提供流動性支持,獲取交易利潤。不過,這也是2019年以後才發生的一個密碼金融創新,在這之前,一般公民要參加並不容易。

AMM(Automated Market Maker)是自動化造市,透過一個演算法與軟體工具,讓每個人都能夠成為造市商以獲得交易利潤。最具代表性的就是UNISWAP。

舉例來說,某甲發行一個密碼貨幣Token X,某乙願意提供該密碼貨幣的流動性支持成為AMM造市商,這時某乙取得了一定數量的X密碼貨幣,於UNISWAP創造一個X-USDT貨幣對,注入X與USDT(美元)。這時,任何人想買進X或是賣出X,都可透過UNISWAP來進行買賣,這一買一賣之間,某乙獲得了每筆交易利潤0.03%,也就是運用AMM工具提供了X的流動性,以獲取收入。

AMM的議題很大,我們暫時只要了解,現在人人都可以做這件事情,在市場上對某個密碼貨幣提供流動性支持,以獲得交易利潤。而以往在金融市場,這是特許行業。

AMM 對於我們的意義又是什麼?

我認為參與從無到有的價值創造,是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例如發起或者共同參與任何創新的項目。但目前資本市場最大的難題是什麼?就是缺乏流動性。投資人一但投入金錢,無法隨時退出。因此大幅限縮了創新的舞台與投入機會。

需要錢的創業者募不到資金,有錢投資人也不敢投資,除了等它非常幸運有朝一日可公開上市否則完全沒有退場機制。製作一個音樂專輯、耕種一片鳳梨田、發明一種治療疾病的新藥物、用新軟體技術顛覆社群媒體平台,這些都因為資本市場缺乏投入與退出的流動性,變成一個殘缺的舞台,也扼殺了許多新創機會。

我相信透過AMM可以改變這個現狀,激發更多人願意投入創新項目,以解決人類許多的難題,也包括小眾市場,而且它是公民可以運用的工具。

參與造市的風險又有哪些呢?歸納來說大致上有兩個風險因素,會導致造市者資產的損失。

  1. 無常損失

DEX(去中心化交易) AMM無法及時反應外界真實的價格,當價格波動劇烈時,AMM造市與外部交易可能會產生匯差(例如與其他交易所),因此存在套利空間。例如A幣的價格波動遠大於B幣, 這時候就容易發生被套利造成流動性池子的損失。

2. 項目初始發行失敗

初始發行失敗可能有非常多種原因,導致密碼貨幣流通性差,市場交易意願低落,賣壓沈重造成快速貶值。

當然,以上的風險還是有可能透過一些方法來做適當控管,降低造市商損失風險。

為何我要發起造市者協會?

用白話而直接的描述,讓更多人知道新經濟的運作,我與大家可以一起從中賺到錢,也能支持新創新項目的發展。十多年來由比特幣所引領的區塊鏈技術發展與密碼經濟,我們稱之為新經濟。但就算沈浸在這個領域多年,其產業變化的快速與資訊量,已遠遠超過個人所能負荷。個人從事投資新創項目的風險很高,不見得適合每個人,因此我認為有必要集結大家的專業與力量,組織一個造市者協會,共同來篩選機會,參與價值創造過程,這會比傳統的創投、加速器、孵化器或者是直接投資,要穩健而有效益的多,也能快速累積個人在新經濟的經驗與實力。

Lighthouse

全球Cov-19災難,很難想像從2020直到今天,一年半了,許許多多的服務產業如何生存下去?數不盡的企業/店家倒閉,從業人員從減薪到無薪,下一餐飯不知在哪裡,這種痛苦,隨著疫情蔓延只有增加,沒有減少。

台灣無法倖免於難,只是災情,是大還是更大。

政府是產業所冀望的最後希望,紓困政策,避免企業倒閉員工失業。但這些企業、店家、勞工是否能拿到足額的補助,撐過這個難關,應該沒有樂觀的理由。過去一年,產業談了很多所謂「後疫情時代」,但並沒有真正討論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們,他們的慘況,以及究竟何去何從?未來是否還有希望?或許有,只是不知道能否撐到那時。

跟銀行貸款,不知能否通過,卡債、貸款一樣要還,而且這些債務將使人陷入幾乎無止境的窮困循環。因此我們試著提出一個構想,希望能透過改良式的社區型貨幣模型,運用社群支持型經濟,解決服務業勞動者面對疫情下的困境。

不論是疫情影響,還是非疫情影響,解決經濟困境最根本的方案就是人跟人之間的經濟連結。因為經濟連結給了人們力量,給了人們選擇的機會。這些連結彼此連在一起,就是社會的基本保護網。我們之所以無法連結,是因為缺乏工具,個人勞動者缺乏工具,企業/社區/部落/社群也缺乏工具。

什麼工具可以實現人跟人的連結?那就是結合密碼經濟的智能合約。

如何連結?單一個體,個人是無法形成連結的,必須要有二個個體以上才能形成連結。以傳統社區貨幣的概念,這個連結就是彼此的信任與勞動力的交換,如果有二個勞動者彼此願意用某種約定數量的方式,進行勞動力的交換,那就是一種人跟人之間的貿易連結(貿易點)。有了人跟人的貿易點,我們就可以再連結其他點,進一步擴大貿易點形成貿易網路,這就是服聯網的雛形概念。

每一個貿易點,都是一個智和合約。為了提高每一貿易點的穩定性,我們建議採取三人的架構,才能形成一個貿易點。貿易點主要的功用,就是以三人事先約定好的交易符號與交易資訊,對外提供勞動力交換的方法。

先讓我們試著產生一個連結看看:

林先生是個英文老師,可以提供線上英文教授的勞動力。

王小姐是個護理師,可以提供長者居家照護的勞動力。

李先生是個導遊,可以提供文化旅遊的導覽。

這三位朋友彼此認識與信任,協議透過服聯網產生一個貿易點。此貿易點按照三人事先約定的發行數量(演算法),每天/每月/每年產出一定數量的點數。這些點數就是換取三人勞動力的計量單位。例如,有人需要學習英文,他就可以支付點數,參加林先生線上教授的課程。

但是這些點數不需要尋求消費者,也不應該直接銷售給消費者。因為這並不是預購勞動力的解決方案。

產出點數後,這些點數在市場的流動性不足,因此需要創造次級市場。創造次級市場的方法即是讓市場收購點數,以進行點數抵押,生成次級市場的高效率勞動資產。

次級市場的勞動資產,是由無數個貿易點所提供的點數所生成,並且可與任何貿易點之點數交換,因此擁有充沛的市場流動性。除此之外,對於次級勞動資產有興趣的資本家,亦可以提供勞動資產在市場上的流動性(透過Uniswap等去中心化交易協定),來賺取交易利潤。

對於上述三人,亦可以在獲取點數後,在次級市場兌換成其它的勞動力,或者生活所需的現金,作為基本收入。

我們需要哪些工具?連結是數位的,因此需要數位身份的識別工具,獨一無二的身份,可以提高服聯網信任度,再附加社群信用(聲譽)系統,可降低交易風險。貿易連結產生社群力量,而去中心化金融大大提高了隨時交易勞動資產的可能性,形成未來社會的防護網,也是底層勞動經濟模型的創新。

發展地圖

招募Co-Author線上協作提出服聯網基礎概念與技術架構

招募更多工作夥伴

開啟GitHub開放原始碼協作

第一版實驗工具發布給予受試者進行封閉測試

產出研究論文與改良方案

第二版工具對外發布

如何參與

坦白說能不能成,我自己沒多大的把握,畢竟這只是一個概念,可行性驗證都還沒通過。況且一個如此巨大的案子,簡直像是勞動階層的經濟維新運動,怎可能由一個人來發起跟推動。因此我希望能夠招募有志之士,共同貢獻專業,如果您對社區貨幣的議題有興趣,有區塊鏈與密碼貨幣產業背景,或者具備服務科學、社會學、數學相關,其他更廣泛的則是金融、財務、資訊科技與行銷相關,都非常歡迎。

參與貢獻者的報酬為何?我並不清楚,或者說還沒設計。我們需要協作者把本提案核心的思想與技術架構,撰寫完成,至少像白皮書或是更完整的提案Proposal,這裡面必須包括最重要的token economies密碼經濟模型。當然也可以把貢獻者的報酬量化。

本文希望能從密碼貨幣的發展,啟發公民對參與新經濟的興趣。一個簡單的Excel 表,做為創意的舞台,藉由公民智慧領導創新的項目,集結專業人才,共同創造社會價值。

許多人對密碼貨幣仍然感到困惑,一方面透過社群媒體新聞得知比特幣漲翻天,但也不一定知道怎麼參與,似乎虛擬貨幣世界的錢很多,但又離我們很遠。如果是用虛擬貨幣來投資理財,也是高風險,好不容易辛苦賺了錢,買這些虛擬的東西,又不能用,只能每天看漲跌,萬一熟悉不足,到時候搞丟了,那不就損失大了。

到底比特幣對我而言,是什麼樣的意義?

密碼貨幣,一般大眾都習慣稱之為虛擬貨幣,在2009年終於獲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中本聰所提出的比特幣軟體協議成功的運行在互聯網之上一直到今日。中本聰在他所出版的比特幣運作原理文件,其實只說了一件事情,就是解放政府銀行無止境印製鈔票的權利。不管是一場精心佈置的騙局也好,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也好,十多年來至少比特幣技術在該理論上獲得了實踐,證明其密碼數學模型是可行的。

這模型就是用密碼數學與電腦軟體做一個共享帳本,提供一個可預測的、透明的、去除人為干預的電腦金融系統,只要在這系統裡面有貢獻的人(用電腦挖礦,提供基礎設施),就可以獲得比特幣獎勵,而最終希望這些比特幣就可以拿來做流通使用,基於互聯網全球普惠。

是嗎?這樣的生活離我究竟多遠?

如果按照比特幣印鈔機原理,要在西元2140年才會完成發行全部的比特幣,用這個時間做一下新經濟生活的類比,可能密碼貨幣的普及需要100年以上,這稍微悲觀了點,但可喜的是我們現在只歷經了第一個10年,代表機會還很多。

低買高賣,大家都知道,跟買賣股票一樣,但是也要賠得起,否則很多人投資理財到最後就是變成一場夢,十賭九輸,另外一個已經跳樓了。金融市場基本上是負和遊戲,什麼是負和遊戲?就是每次的買賣,都會被抽稅,不管是政府的稅,還是交易所與券商的手續費,還是買賣中間的差價,反正就是不管賺還是賠,買賣越多次,到最後手中的100元就是歸零。每次買賣手中的財富都被無形的手吃掉一些。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理財會越理越窮,有時候賺到真的也只是運氣(還要到口袋甚至花掉才算有賺)。

怎麼辦?或者不怎麼辦,比特幣還是與我無關,反正我也賺不到,也看不懂。

其實早期比特幣是用送的並不是用買的,或者是說取得成本是相當低廉的。如果十年前就收到比特幣,我想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好好保存。如今比特幣已經沒有人用送的,要去挖礦所投入的成本也是非常高昂,這似乎離我們的生活又更遠了。

不。

其實我們只要注意一件事情,就是不論密碼貨幣的種類有多少,價格是高或是低,作為一個公民我們都有權利發起或者是參與這種新經濟型態的價值創造,不一定要去買賣比特幣才能獲得新經濟的價值。原因很簡單,10年來全球以比特幣為首的密碼經濟基礎建設逐漸完善,因此不論比特幣普及與否,或者能否作為投資理財的工具,並沒有所謂先來後到的優勢,而且越後面發起反而所獲得的基礎設施與生態資源會更充裕。這立足點對大家基本上是相對公平的。

不太了解嗎?這就像我們上網一樣,在九零年代初期要上網是很困難的,但現在我們會覺得上網很困難嗎?而且寬頻速度越來越快,如果在九零年代初期要做影音服務的遞送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現在任何人都可以做自媒體,充分運用寬頻基礎建設的普及優勢。甚至是整合金流在這上面做生意,也不需要什麼特殊的技術還是大資本才能夠擁有電子商務網站。

在密碼貨幣的世界也是如此。個人要發起一個新的密碼貨幣是非常簡單的,發起之後要能夠在密碼貨幣的世界交易,也是非常容易。因為這時代已經有了密碼貨幣發行與交易的產業標準。只要符合這些標準規格要流通就不是什麼問題(例如在交易所掛牌交易)。但是真正的挑戰是在於人們為什麼要使用您所發明的密碼貨幣,憑什麼您覺得社群甚至是全球人類/非人類(機器)會支持這個密碼貨幣。因為如果沒有人去支持這些密碼貨幣流通,那新的密碼貨幣就不會有任何的交易價值產生。

價值創造才是王道

我相信有幾個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第一就是您有天才般的想法,創業家的精神,逐步實現這個理想。第二就是結合許多小眾的力量,變成一個大眾的經濟圈。

如果舉辦一個小市集,通常會設計一些優惠券,而這些優惠券,如果只在這個市集流通,那優惠券的價值就會被侷限在這個圈子。如果有一百個市集,共同協議採用這個優惠券標準,那優惠券的流通性就更好了,可以買的東西與服務就更多。這就是結合許多小眾的力量,形成一個較大的經濟圈。不過,這不是什麼創新的想法。

物流在人們日常生活中是不可缺乏,如果有一個物流智能合約(就不解釋甚麼是智能合約了,可以當作是APP),只能用物流幣來使用,而參與這個物流系統的人,都能夠因為物流幣而受益。那這也是一種可以被放大規模的密碼貨幣應用,可能還比中本聰發明的比特幣來的有實質的應用價值。不過,這如果沒有創業家精神與不同專業領域技術的結合,很難做到。

如何設計一個讓大家都想參與,並且可以結合自己的行業或生活經驗的密碼貨幣,這並不容易。我是一個耕作梅子的農夫,或者我是一個跑外送美食的自營商,這怎麼可以變成我的新經濟,怎麼從這個新時代賺到錢呢?

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就是結合大家不同的專長去共同完成一個比較大的理想,成功率會高得多,因此或許可以做一場社會實驗。我們用一個excel 表,讓大家寫出創新的想法,招募專業人士,組成不同的團隊。然後結合眾人的力量去實現一個或多個新的密碼貨幣的普及,至於決定該往哪個方向或者是哪個優先做,也就讓項目的領導團隊與參予者社群去進行表決,進而付諸執行。

每個人都有權利提出想法被討論,每個人也都有權利去參加別人的想法,依據貢獻度獲得獎勵。把大的目標切成不同的任務,再把任務切成不同的工作,完成這些工作所花費的時間就可以獲得相對的報酬。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製造出比特幣二號,比特幣三號……然後您也有口袋滿滿的密碼貨幣。

聽起來很夢幻嗎?

的確,這裡面有一個非常大的風險,而且是一定會遇到的問題,叫做失敗。創業失敗,是常有的事情。項目的經營沒那麼容易,常常會有很多變數,不過這就是需要創業家精神,不斷地解決困難。而社群的目標是什麼?當然是找出有潛力的項目,支持他們進入CoinMarketCap市值一百大。拜日漸完善且還在不斷進步中的基礎建設之賜,其實這是有可能實現的,關鍵就在於人才。

讓我更明確的繪製出發展地圖範例給您參考:

假設在本篇文章分享後兩個月內我們已經收集了許多的提案,而這些提案隨著社群的支持度不同,冷門熱門的排名也隨時有不同的變化。其中一個提案已經組成團隊,也有造市者願意參與,社群支持者約一萬人。該專案的密碼貨幣分配規劃如下:

60% 社群支持者
21% 開發團隊與未來員工
18% 造市商
1% 顧問

社群支持者與造市商是項目團隊必須獲得的兩個關鍵力量。社群支持者扮演了行銷與交易流通,社群支持在一個新密碼貨幣的早期是非常重要的。

造市商在每筆交易裡,可以獲得0.025%的交易手續費利潤,因爲持有成本低,因此造市商幾乎是初期參予者最先獲利的人,不過因為早期造市商承受風險相對高,他們提供了市場的資產流動性,因此這也是非常合理。

社群支持者如何獲得密碼貨幣呢?可以有非常多的方式:包括免費取得、指定完成事項依據貢獻度取得或加入採礦機制取得等等。

隨著專案的進展,該密碼貨幣在交易市場已經有了小的交易量。在這個專案上貢獻的成員也獲得了一些密碼貨幣,在交易市場兌現以支付他們的工作報酬。時間再往未來走,該專案已經有第一批產品在市場銷售,該項目的密碼貨幣交易量持續擴大,更多人知道了這個專案,在將近二年的努力下,於CoinMarketCap一百大排名第76名。

當然,實際上的執行過程會複雜得多,不會如此簡單。

我們再提出一種方法來降低執行風險。

有沒有可能這是一種由社群發起社群支持的項目,進而選擇執行團隊呢?舉例來說,Excel表上面可能已經列出了十個新創項目,每個項目背後都有專業團隊成員/公司。這時,還沒有任何密碼貨幣被發行,最多只有設計提案。在社群團隊決定支持後才開始有了新密碼貨幣的發行,但是開發團隊並不主導這些新密碼貨幣的發行,也就是說,絕大部分的密碼貨幣權益被鎖在一個營運池,按照Blocktime來發放給經營團隊(包括其它必要分配),如果經營團隊不好好地做,那社群可以行使投票權利終止其補助,另選經營團隊。

一般的社群要達到上述的操作能力,不是不可能,但可以簡化成一個社群委員會(Committee)的結構,由專業人士代表加上技術背景做協助。

如何?有興趣一起發起新密碼貨幣的運動嗎?

比特幣若干年前在社群激烈討論擴容前,被人詬病的兩個問題,一個是交易速度,一個是交易手續費。幾年以後,交易速度在新的區塊鏈技術上例如乙太坊區塊鏈上獲得改善,但交易成本不但沒下降,反而更高昂。以2021年3月30日參考乙太坊區塊鏈公開市場數據,代幣轉帳交易平均每筆交易手續費約12.95–14.70美元,如果是稍複雜一點的金融商品交易,手續費可能高達39.58美元。(註:比特幣平均一筆交易手續費約為15美元)

這個手續費是什麼概念?在台灣我們去銀行做一筆國際匯款,至少就會被收取台幣600以上的手續費,且在某些國家可能因為外匯管制還要被扣一定比例的錢。不論是繳學費,或者是要匯給國外親友,網路購物,國際企業對企業支付,其實都有不少交易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人們討論比特幣會因為高昂的手續費,而背離了當初發明它的初衷,社群認為這無法早日實現全球普惠金融的理想,甚至會導致比特幣的失敗。如今;更新穎的密碼貨幣技術不但沒幫忙解決這個問題,還面不改色的收取了更高昂的交易處理手續費,但是,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這幾年市場證據顯示,這高昂的手續費不但沒造成生態系的失敗,其市場交易量還不斷的屢創新高。以密碼金融商品為例(泛指抵押貸款、放款理財等DEFI金融服務),根據統計其交易量每日(24H)為數十億美元。註一:密碼貨幣總市值為1.6兆美元。註二:DEFI為去中心化金融服務。

原來,手續費一直都不是問題,強力的消費動機,這才我們需要注意的地方。手續費再貴,只要消費者願意做這一筆交易的動機充足,其達成交易所需支付的成本都不一定在消費者的考慮範圍內。當然,在某些情況下,還是有些精打細算的消費者會卻步,造成交易量下降,這是另一件可討論的事情。

更低廉的交易成本,這個大家都會說,問題是免費,也不一定大家都會去用。消費動機才是我們值得去思考的。再回過頭來,談密碼金融的交易成本。傳統金融機構承攬這些貸款放款投資理財業務,彼此把商品打包做一些轉售,這中間的複雜過程的交易佣金或管理費,都是非常可觀的數字。如今您把過去這些投資銀行才能做的事情,用滑鼠點一點就達成了,那付個39.58美元交易手續費,似乎不是什麼問題,如同買賣台積電597價位的股票一張也要付出2000元台幣以上的交易成本(券商手續費+證交稅)。如果今天是台北悠遊卡的小額充值,那當然要考慮一下充值的成本,但如果是國際金融的往來,交易成本則變成是可理解的費用。

當我們在思考區塊鏈的商務模式,是否可以把這個交易成本給考慮進來?通常我們會把區塊鏈的產業應用,把降低交易成本作為主要的訴求,結果發現市場的利益關係者根本是依賴這個交易成本在存活,我們現在卻要把交易成本給拿掉?或者,降低這個交易成本,仍然無法構成消費者買單的動機,代表我們根本沒有真正的找到產業痛點,也無法把他們給好好的『去中心化』。找到消費者的動機,證明這個問題的確需要被解決,而且是在交易成本高昂的情況下,仍然可以被交易方理解的無痛支付,進而完成交易,這應該就可證明該商務模式的確是市場的剛性需求。當然,如果降低交易成本,本身是這個事業的核心價值,那是另當別論。

區塊鏈技術這幾年飛快的進展,在某些新的架構下,交易成本可以趨近於零或者到無感低。但這些技術畢竟是新興技術,尚需要市場的考驗與生態系的時間繁衍以證明其交易安全與應用價值。但不論是交易成本高或成本低,我相信都有解決的方法。只是,我們必須問自己,交易成本真的是問題嗎?如果消費者大眾願意支付台幣數百元甚至是數千元的交易成本,還有不少的交易量,那這個項目,真是令人期待呢。

從立霧山觀景台到立霧山三角點的艱難路線,可省下不少下山回到立霧山登山口再上到三角點的時間與體力。聲明:登山需專業人士指導,山區有危險性,非鼓勵走這條路線。
產業先進技術開發資源共享池概念

產業人才吃緊,尤其是軟體開發人才極度缺乏。新創公司要聘請資深的軟體開發工程師非常不容易,軟體維運管理面的問題更是複雜,非科技產業則是完全找不到人。另還有培養員工留才不易,大企業外商挖角,企業主面臨人才流動問題,絲毫沒有招架之力。

中小企業要養一群全職的軟體開發人員也是相當不容易,但是軟體開發的需求大家都有,是否可創造一個產業先進技術開發資源共享池,以共聘、共享,來解決人才荒與管理上的問題?

傳統的人力銀行,人才尋覓與面試耗時,而專案外包網品質參差不齊,小案子比較多,接案者競爭激烈,也不見得能夠賺到錢。產業開發資源池,隨取即用,一般公司只要負擔人才一半的薪資,不需要支付勞健保,不需要人才時,也不用資遣,彈性很大。

軟體開發人才在公司裡,有時閒得發慌,只能自己做做研究,久而久之,員工就想離職轉換跑道。對於有能力釋放軟體開發人才資源的公司,暫時加入產業開發資源池,也可幫公司增加收入,運用外部資源幫忙練兵,還可幫員工加薪,一舉數得。

多元人才熔爐是產業開發資源池的特色,有時候我們需要的不是軟體開發人才,而是資訊安全或者專案內容品質控制的專家、資深的產業顧問等,提高專案開發成功率。產業開發資源池有多元的人才管道,簡單的說,等於是所有新創與中小企業的人才總和,沒有侷限。

台積電平均一個員工可以創造新台幣兩千萬以上的產值,您的工程師有沒有達到這個標準?透過產業開發資源池,您可以fine tune人才與產值的平衡,當人才產能閒置,可以透過產業開發資源池來增加公司收入,當人才資源吃緊,則可運用資源池來分擔工作,創造更大的產值。

DTCO發表革命性的物聯網戶外廣告技術 Color Moose (彩鹿),該技術是一個基於區塊鏈的廣告設備物聯網,可將電視牆等裝置直接與區塊鏈連接起來。透過區塊鏈智能合約自動媒合與投放戶外廣告,消除中介管理的需求,並確保廣告資源媒合發揮更高效益。

Outdoor ADs Market

戶外廣告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從建築外牆、百貨公司、高速公路、計程車、公車、捷運、機場等無所不在,市場規模達420億美元,並且還在不斷增長。但可惜的是,它的效率低下和管理成本高居不下。廣告商除了要在市場行銷中扮演主要角色外,還需要為其廣告活動尋找合適的曝光位置,除了地理的限制,花時間尋找本地廣告的代理商或代理中介,並與廣告版位所有者或場地擁有者進行談判以獲取報價。傳統的廣告託播還面臨很多問題,各家的系統不一,無標準的資訊協議與即時金流機制,這顯示了戶外廣告投放還有非常大的改善空間。

DTCO 過去三年來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生技新藥、健康醫療、社區貨幣,我們的價值目標是希望區塊鏈可以做為一個建設工具,解決社會問題。

我們與台灣研發型生技新藥協會合作,發展了IPSeeds,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讓研究者可以加速解決疾病問題。我們發展了phrOS健康醫療區塊鏈,並與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合作,讓民眾的電子病歷可以隨時帶在身上,把資料數據還給病人,提供更好的健康管理。

蘭嶼永續計畫IDGO,是我們與達悟族人共同合作,希望科技工具可以創造年輕一代在城鄉發展的新機會,結合蘭嶼文化的價值,維護生態土地的永續。

我一直思考一個問題,如果區塊鏈科技那麼好,如何讓每個公民都可以參與?讓民眾有感呢?

可能答案在『數位內容』。

現在我們大家都用手機上網,使用社群媒體,聽音樂,看影片,數位內容已經占據了每個民眾生活的一部分。這些付費內容或是廣告收益,卻大部分都被少數的大型平台拿走,創作者其實是被剝削的一群。曾經國外有個知名創作者說,他的音樂被在平台被聽了一百萬次,但他拿到的利潤,比他賣一件T-shirt還不如。

拍影片放在平台上會比較好賺錢嗎?如果有一個非常受歡迎的影片,有百萬次點閱觀看,平台商會先拿走大部分的廣告利潤,可能剩下不到一千美元,才分到創作者手中,這是真實的情況。

以大型影音平台為例,如果以每千次廣告曝光 CPM (Cost Per 1000 impression)計算,廣告商成本約為3.5美元。您可倒算回去創作者所拿到的收益是不成比例的。至於台灣的情況則是更糟,創作者拿到的遠低於這個數字。如果點閱觀看只有一千次呢?這數字說小也不小,但創作者是完全拿不到任何錢的。

我們的內容資料被社群媒體與平台商主宰,一個演算法改變,電商的廣告成本急遽增加,但觸及率越來越低,這是一個廣告業主與數位內容創作者雙輸的時代。

這就是為何我們要研發 Itera One 全民礦機。

Itera One 是一個家用的礦機,長得像下圖這樣,長18公分x寬18公分主機大小,設計靈感其實是來自大眾喜愛的巧克力禮盒。

Itera One 全民礦機

它內建兩顆硬碟與區塊鏈應用程式,只要把它接上家裡的寬頻,就可以把家裏多餘的頻寬與其內建空間,出租給內容創作者,換取利潤。當每個人家裡都有一台 Itera One,這些機器會自動串聯起來,變成數位內容的共享經濟系統 — 伊特拉網路(Itera Network)。

Jacob Lee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